LxLOD

矢桥那个拽小子

私设。脑洞
没什么剧情
渣文笔,瞎扯淡
我永远喜欢彩虹哥哥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矢桥那个拽小子。

       眼底一圈淡淡的青黑,外套从不好好穿,走起路来内八飘的很。他有点弹吉他的技术,没有自己喜欢的乐队,很乐忠于速弹,手快的脱离了思维。偏偏这样也有看重他的乐队,几个年轻人在仓库里表演,身上戴着的首饰可以把他压矮一截。

         打街机也是把好手吧,势多川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良少年们进了游戏厅,他才发现并非如此,矢桥的角色只剩下危险的一丝红条,而他的角色还有半血。屏幕上反射出矢桥不耐的脸色,耳边是他折磨按键的声音,噼里啪啦一阵骚操作,没摸掉一点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屏幕里的角色发出挑衅的语音,同样坐在游戏机前的势多川正广,凭空感受到了危机。他看看矢桥紧绷的嘴角,想他果然是很较真,连外套都脱掉了放在一边,遮着眼睛的刘海也撂到了耳后,和平时阴郁都样子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心里拿捏不下,角色已经空了几个技能,硬是被脸滚键盘操作的矢桥丝血反杀。矢桥赢了他倒是一贯的没表情,只有神情放松了点,还是没什么兴致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势西你不行啊,被矢桥打败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全程围观的小混混揽着他的肩膀,势多川也不想解释,就陪着打哈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混混也想和他比试,这时钢铁质感的短促尖响划破气氛,刺的所有人都一阵牙酸。矢桥的椅子哐噹倒地,他本人拎起外套,扭头走出了游戏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目光不过停留了一会儿,所有人都见怪不怪,即使感到不解,矢桥的脾气本就乱七八糟,多数人只要热闹照旧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势多川正广跑出游戏厅,四处张望了一圈,果然在公交站台看到了矢桥,半穿着外套。他去路边的售货机拿了两听可乐,贴着手心感觉了一下冰镇的凉爽。不良少年低着头,他的脖颈本来就修长,又喜欢穿后领低的衣服,此时耷拉着肩膀,看上去就有点难过的样子。势多川站了有一会儿,易拉罐表面凝结出一层水珠,他才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给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看了他一眼,目光又飘到递来的可乐,最终是扭过头继续看地平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要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是拿着两瓶可乐太不方便,势多川正广突然读懂了这简单回答中的别扭,他又补充道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樱桃味的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沉默着,反应了一会儿才伸手接过,他拉开拉环,就灌了两口,又开始捏着瓶子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势多川也陪着他吃尾气,特别豪爽的一下干了半瓶,感觉喉咙里都要冒泡,自己也觉得难受,后来只好慢慢的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公交车走了一辆又一辆,越是接近下班的时候,站台上越是拥挤,他们的容身处也越来越狭窄,势多川只要一偏头就会蹭上矢桥的左耳。他和矢桥一点点被挤到最末的地方,下车的人流差点把他带倒,矢桥反应很快的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矢桥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保持着扶住他的姿势,凉凉的开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不够强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中二来的猝不及防,势多川正广狠狠被惊了一下,站台上还有人遁声看来,他窘的大脑混乱,好不容易平复下来,也想不到矢桥说这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有吧,矢桥君已经很厉害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没有答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他,黑色的瞳孔中是遥远的情绪,势多川有些心悸的回望过去,却是胸腔中如擂鼓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时想成为你那样的人,永远都是很拽的样子,一言不发的做完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势西!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气十足的声音硬是把他拉出了想象,势多川看向游戏厅门口,有几个人在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矢桥也在啊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松开手,又看他的风景去了,势多川逻辑终于回来了,对着人解释了一番,矢桥都兴致缺缺的没什么反应。势多川本来想着要鼓励他,结果弄的自己有些郁闷,不禁叹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的肚子不合事宜的叫了一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饭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给。芝士铿鱼”


end

hhh这东西真的不能叫cp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故事开始之前

动画党。
第七集以后彩虹哥哥性格基本有了。
文笔渣。全私设。时间轴掉线。有改动。
大半夜不知道在写什么
我永远喜欢彩虹哥哥
我爱邪教 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恶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的身形微微颤抖,吐息间宣泄着愤怒,他的嘴唇发青,眼中是闪烁的光斑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势多川正广喃喃的说出他的名字,却好像被人扼住喉咙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矢桥的目光越发黯淡,势多川心里不忍, 他焦急想动作,一下拉扯到伤口,疼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凌晨的时候,空调机平缓的运作着,窗外的灯光泛玫红色,他隐约听到稳定的心跳,手臂的伤口发胀的疼痛。势多川正广就着仰躺的姿势,天花板还一片漆黑,反而胸口的被子压得他难受,小心翼翼的调整了姿势,他在黑暗中叹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诶的一声在寂静的夜晚格外明显,势多川听着这世纪的长叹,心情突然有些空灵,他把脸埋进被子,感到了温柔的抚摸。他无端的难过,有可能是心中没有负担了就喜欢多愁善感,各种感官都变得敏感了。他感到疼痛,想到矢桥刺他的那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外面突然打了雷,不一会儿就掉了雨点,噼啪的打在窗上,这下势多川飘散的思维怎么也想不了任何事情,他就带着这无端的失落和不安睡过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,天色渐渐变暗,放学之后,终于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势多川坐在椅子上,不良少年们喜欢在放学后聚会,尽管这样的雨势下基本都不会有人再去,但他刚加入这个团体,并不敢自己做决定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外面的路灯亮了,雨势既没有增大,也没有减小,小田漏了值日,他就帮忙做完,打开教室顶灯,才发现雨水从窗户溅进来,打湿了一排靠窗的座椅,他踌躇一会儿还是帮忙清理了。他停下来时才发现教室里只剩了他一个人,顶灯也独留了他的一列,后座倒是有书包,属于他行踪不定的同学矢桥。

        太晚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势多川再留下来已经没有意义,也不想回去,他把书包背在肩上,握手着伞,坐着听马路上汽车划破雨幕的声音,行人踩过泥塘,逆着风奔跑,急匆匆的不知道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     靠着操场的窗户轰的一下被打开,势多川这会儿正发呆,吓得整个人都清明了,矢桥根本不看他,从外面翻进来,带着泥的鞋踩脏了一圈地板,他的外套不知道去了哪儿,黑衬衫堪堪挂着,半长刘海粘在脸上,被他一下子撂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 “矢桥?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势多川的座位一抖,他站起来,矢桥粗暴的抽出他的书包, 抖了抖就胯到肩上,而后他站着不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一起回去吗”

        势多川说出这句话,被自己吓了一跳,他看向矢桥,对上对方的目光,心里忐忑的厉害,矢桥看了他一会儿,终于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 雨势还是不怎么小,水潭倒是积的挺深,他的伞也实在是很小,矢桥阴沉沉的,整个人散发着水汽,他潮湿的在雨中走着,他的脚踩过来时的道路,仿佛平稳的心跳。

         咚

         雨还在下,雷照样打,势多川这个晚上第二次醒来了,他翻身坐起来,好一会儿都十分懵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屏息听着自己的心跳,才发现是有人敲门,平稳又轻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慢吞吞换上鞋子,扶着墙绕过杂物,磕磕碰碰的走过去,心中有强烈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握上把手时他的脑袋还有一点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拉开门,外面站着矢桥。

end

想写彩虹哥哥结果彩虹哥哥没有戏份
全是bug